<acronym id="lnakq"><legend id="lnakq"><thead id="lnakq"></thead></legend></acronym>

    <dl id="lnakq"><form id="lnakq"></form></dl>
      <acronym id="lnakq"><form id="lnakq"></form></acronym>
      <output id="lnakq"><legend id="lnakq"></legend></output>
      <code id="lnakq"><ol id="lnakq"></ol></code>
      <var id="lnakq"></var>

      ?首頁?
      ? >? 資訊中心? >? 媒體聚焦
      【非洲華僑周報】卡潘達的“時來運轉”
      來源:水電十一局 作者:李金平 時間:2019-07-08 字體:[ ]

      陽光正好,微風不燥。這樣一個下午,吉夫特·卡潘達將他二十年的故事娓娓道來,關于“一帶一路”,關于上帝恩典,關于中國水電,關于下凱富峽。

      生活舉步維艱

      2000年,他的父母離婚,七個孩子和母親相依為命。最小的妹妹才出生不到兩個月,13歲的他作為家里年齡最大的男孩,稚嫩的肩膀上不得不承擔起父親的責任。“那時候,家里沒有任何生活來源,我想替母親分擔所以偷偷跑出去找工作,卻又因為年齡小處處碰壁。”弟弟妹妹餓得哇哇叫,母親拖著還沒恢復的身體出去賺錢——生活的艱難,給他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心酸。

      看到母親經常偷偷抹眼淚,他心里很不是滋味。“求求您給我一份工作吧,我什么都可以做,一天10塊錢都可以,求求您了……”如何得到第一份工作的,在他腦海里歷歷在目,白天在鎮上和村里來回奔波送貨,回來的路上去河邊砍蘆葦,晚上借著微弱的燭光扎成笤帚,賺取微薄的收入。

      盡管大多數日子都是捉襟見肘,卡潘達依然堅持供四個弟弟妹妹讀書。“我只是希望,機會到來的時候,他們都是有準備的人。”有一次弟弟看哥哥工作實在辛苦,也想輟學幫他分擔一些,立即遭到了卡潘達嚴厲的拒絕:“我雖然掙錢很少,但是我和媽媽寧愿少吃一點都要供你們上學,你們只管好好學習,錢的問題我來想辦法。”一家十二口住在不到40平的房子里,十分擁擠,但是他仍然對生活充滿希望。

      初遇中國水電

      2015年,贊比亞國家電視臺上關于伊泰茲水電站的一條新聞引起了他的注意。新聞說,其承包商中國水電即將在下凱富峽新建一座水電站,這也就意味著會有大量的就業機會,自此,下凱富峽水電站的開工便成了卡潘達——一個普通贊比亞百姓翹首以盼的事情。

      2016年,他再次從電視上看到了下凱富峽開工建設的新聞,激動得一夜沒有合眼。“我不知道為什么,就冥冥中覺得這會是改變我命運的一個機會。”

      11月底,他懷揣著希望和家里從牙縫中擠出來的120克瓦查來到了贊比亞下凱富峽。“來找工作的人太多了,我們日日夜夜地在外面等著。”卡潘達說:“不巧的是,那時候他們只要操作手和大車司機。”幾天之后,他帶的食物已經吃完,只能離開。

      這件事情給了他很大的打擊,對生活的質疑接踵而來:為什么爸爸要拋棄我們?我為什么沒有一技之長?我回去要怎么跟家人交代?我為什么要承擔這么多的責任?……“我當時滿腦子都是消極的思想,未來一片迷茫。”但是責任并沒有給他消沉的時間,生活還是逼著他一路向前。

      后來的一年里,他仍舊在生活的艱難里甘之如飴。

      他說夢想成真

      2017年12月,他再次走進中國水電設在凱富埃鎮的招聘中心,仍舊滿懷期待,卻又一次被告知沒有招聘計劃。正當他要離開的時候,突然招聘者問他:“但是我們培訓學校正在面向社會招聘第三期學員,你愿意去嗎?”他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什么都沒問。

      回家的路上,又有些動搖,與上學的機會比起來,一家人的生存問題愈顯迫切。“沒關系孩子,你去吧,家里有我呢。”母親的一番話讓他徹底沒有了后顧之憂,盡管他明白家里必然會有一段艱難的日子,但他不愿意放棄。

      出乎意料的是,下凱富峽技能培訓學校不僅提供免費的教育和住宿,每天還有30克瓦查的生活補貼。“30克瓦查乘以30天就是900克瓦查每個月,要知道,我以前沒日沒夜的工作最多的時候才能拿到750克瓦查。”說到這件事他還是一如既往的激動。

      要說怎么去形容他的第一天,他用了“夢想成真”這個詞。“因為我知道自己在家庭里扮演的角色,所以我從來沒有奢望過有一天能重回校園。”他解釋道:“所謂的夢想成真,是有些感慨——我第一次來的時候,沒有找到工作;但是現在,我又站到了這片充滿熱情的土地。”有些緣分,就是這樣,錯過了還會遇見。

      培訓學校的生活費,卡潘達每個月只留下兩百塊,剩下的全都寄回家。“來到中國水電,只是我好運的開始,我遇到了很多好人。”

      經過“理論+實踐”培訓,他順利畢業,成了下凱富峽水電站一名專業的電工,第一個月的工資是2500克瓦查。“我這輩子都沒有碰過這么多錢,更沒有想過這個數字會成為我的月薪。”

      下凱富峽可以為培訓學校的畢業生提供就業機會,但也尊重他們的選擇。“很多同學拿著畢業證去了別的公司,但我堅定地選擇留下,因為我相信,這樣一家肯花錢又不求回報造福我們的公司,一定是值得托付的。”

      幸運之神再次降臨

      贊方員工管理員袁海廳突然有一天把他和另外兩名學生叫到辦公室:“要是把你們送到中國,你們愿意嗎?”“愿意啊!”三個人異口同聲。然后袁海廳便大笑了起來:“跟你們開玩笑的,想啥呢!你們三個晚上下班了過來找我。”

      “你們倆覺得Mr袁會跟我們開這種玩笑么?”

      “我覺得應該是,怎么可能是真的!”

      “哎,我也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就這樣,走出辦公室,他們三個七嘴八舌,也沒討論出來個結果。

      2018年7月26日,下凱富峽項目舉辦黃河水利職業技術學院大禹學院和黃河水院-中國水電贊比亞教學部揭牌儀式,標志著下凱富峽技能培訓學校校企合作邁向新臺階,黃河水院不定期選派優秀教師赴贊任教,同時充分利用下凱富峽的實訓基地,教學效果進一步提升。

      2019年3月,五名優秀學生計劃被選派赴黃河水院進行為期一年半的學習,下凱富峽水電站項目承擔其留學期間全部費用,并給予每月1500元人民幣的生活補貼,旨在加大培訓學校人才培養力度,創新屬地化管理形式,為“一帶一路”國家培養更多急需的高素質專業技能人才。

      卡潘達再次成為這六分之一的幸運兒。

      “我是家里的頂梁柱,也是唯一的收入來源。”從激動中回過神來,他還是要理智地思考這件事:“人生就是這樣,不承擔風險,就抓不住機會;不愿意犧牲,就做不出改變。”雖然,這對他來說又是一個痛苦的決定。

      守得云開見月明

      他第一時間告訴了弟弟和妻子,并囑咐一定保密。“我想找一個更合適的方式告訴媽媽,我想親眼見證她的喜悅和激動。”果然,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他的母親抱著他又哭又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這種不敢相信,一直持續到9月21號,下凱富峽施工局及培訓學校代表對卡潘達進行了家訪,那是一個偏遠的小村莊貧窮破敗,那是兩間沒有什么家具的瓦房。“在此之前,我們不敢把這個消息告訴任何人,直到今天你們來。”他的媽媽說:“沒有人會相信的,他們只會覺得這不可能是真的。”

      一次簡單的家訪和談話,對這個家庭來說意義非凡。“那天我姐姐都激動的哭了,她說‘我們只能在電視上看到中國人,只能在鎮上或者市里看到中國人,但是今天他們來我們家里,坐在了我們的沙發上,這是真的嗎?我不敢相信!’我的家里貧窮簡陋,連坐的地方都不夠,但是你們肯親自過來,不嫌棄我們家里臟破,還很親切地和我的家人交談,我……。”越說,他越有些語無倫次。

      他風趣地把自己的這次留學機會比喻成一次“偷竊”,他說他的留學之旅是要“偷”走中國的知識和技術,回來造福自己的國家。“不,不僅僅是贊比亞也不僅僅是非洲,而是整個世界。”他自我反駁道:“這個國家50年前和50年后沒什么大的變化,唯一不同的是你們來了,你們帶來了中國工程師,帶來了中國技術,帶來了中國文化,贊比亞正在一點點地發生著改變。”

      “你們無條件的給我這么好的機會,送我到中國去留學,我的個人能力能得到提高,家庭得到改善,國家會有進步,非洲和整個世界都會在微小的變化中成為更好。”

      采訪的最后,他突然又問了一句:“你知道‘一帶一路’嗎?我覺得我是被造福的一代耶……”

      【打印】【關閉】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午夜电影100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