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lnakq"><legend id="lnakq"><thead id="lnakq"></thead></legend></acronym>

    <dl id="lnakq"><form id="lnakq"></form></dl>
      <acronym id="lnakq"><form id="lnakq"></form></acronym>
      <output id="lnakq"><legend id="lnakq"></legend></output>
      <code id="lnakq"><ol id="lnakq"></ol></code>
      <var id="lnakq"></var>

      ?首頁?
      ? >? 資訊中心? >? 重點報道
      【一線風采】盾構,沒那么簡單
      來源:水電八局 作者:易溢 時間:2019-07-31 字體:[ ]

      城市中心,地上熙熙攘攘,車水馬龍。地下縷縷行行,地鐵呼嘯來往。

      總有朋友問我,你們這地鐵是怎么修的,就像垃圾回收站阿姨的靈魂拷問一般,眼神真切。

      通常,我都會幽默地回答:就像土撥鼠打地洞一樣。

      朋友們無一例外地回復我:原來這么簡單。

      其實,并沒有那么簡單。當真正接觸到盾構施工后,簡單二字便不會那么輕易地說出口了。

      盾構施工主要設備便是盾構機,我們也常將其比喻為鉆地龍,擁有頭、身、尾三部分,體重近600噸,體長80余米。盾構機的頭部是最厲害的,在打洞的第一線,一邊吃土一邊前行。盾構司機操控著一小段一小段前行,每前行一段管片拼裝手便要立即出動,遙控拼裝機對近4噸重的管片進行拼接,六塊管片對接封閉成環,這就是所謂的金剛罩。而此時進來的土也在通過長長的傳送帶轉運出來,在電瓶車的車廂里面,隨后,電瓶車司機再將其運出隧洞。

      運渣土沒那么簡單

      在地鐵隧道還未開通前,有輛專列就已經在隧洞中穿行了無數次,那便是電瓶車。

      在盾構機掘進的同時,一系列的配套工序也需要同步進行,掘出來的渣土需要往外運,管片、同步注漿所需砂漿、走道板、水管、臨時鋼軌等材料也需靠電瓶車往里運。最近這段時間,咱們隊平均一個班是5環,兩輛電瓶車差不多需要各自來回56趟。負責南京地鐵5號線七小區間盾構施工的電瓶車司機范俊濤介紹道。他曾在2017年鐵路公司爭先杯盾構技能大賽中榮獲電瓶車操作手第一名,并獲頒湖南省職工會五一勞動獎章

      操作起來特別簡單,就幾個按鈕的事兒,但是要開好電瓶車卻不簡單。剛剛開始獨立駕駛的電瓶車司機丁玉樂說道。

      電瓶車類似于簡易版的小火車,一個車頭帶著幾節車廂。司機位于車頭處,車廂內有一個簡單的操作臺,十二個按鈕用于控制輔助電源、空壓機、照明、喇叭和風扇等,調速盤控制十五檔車速,一個手柄用來控制列車前行或者后退,另一個手柄用于進行列車制動。

      但困難的是電瓶車與通常的車輛行駛方向不同,其車頭與盾構機頭部方向相反,也就意味著進入盾構機內部時,電瓶車是倒著行駛的。一般四節車廂,加上兩節運送管片的平板車和一個砂漿罐車,列車長度超過了30米,在駕駛室的司機無法看到列車行駛位置的。

      停個車有這么難嗎?打個比方,在駕照考試科目二中的定點停車時,不讓考生看后視鏡,這一測試項是不是難度瞬間增加呢?電瓶車司機一方面依靠調車員指揮,另一方面通過自身的精準判斷,以管片環數作為參照物,計算每節車廂的對應位置,提前預判該在何處停車,進行減速,一旦停車信號,立即采取制動措施。而停車位置至關重要,運輸的管片需剛好便于盾構機掘進前端的管片吊機進行吊運,空的車廂需剛好位于出渣口接住皮帶轉運出的渣土。

      停好車就可以了嗎?范俊濤在帶徒弟時曾強調:團隊作戰,講究的是及時溝通配合。作為電瓶車司機,不僅要開好車、停好車,還需要及時與調車員、掘進班長、值班工程師等進行溝通,及時了解內部所需要的物資并與外部對接快速運輸到位。同時,對于電瓶車的異常情況要及時反應并與維保人員對接。

      一次,剛啟動電瓶車,范俊濤就聽到了輕微的異常響動,急忙停車。一邊報告上方維修人員,一邊自己開始進行排查,剎車片、連接板、連接銷以及每一節車廂的每一個角落都不放過,卻未發現任何異常。維修人員過來后再次進行排查,依舊未發現異常情況。按理說,此時范俊濤應該放心的繼續行駛,可他卻固執地認為一定有問題。于是,只好請來電瓶車廠家繼續進行檢查。經過了大半天的折騰,終于在列車變速箱內發現了一塊小鐵塊,行駛過程中變速箱內的齒輪轉動帶動了鐵塊,故出現了異常聲響。若未及時發現這一鐵塊,磨損變速箱內的齒輪且不說,在行駛時直接影響齒輪轉動將帶來什么樣的后果才讓人無法想象。

      最重要的是多操心,范俊濤說,越是看起來簡單的事情越不簡單

      盾構安全沒那么簡單

      對于盾構施工的建設者而言,值錢的裝備可不少。鉆地龍最值錢,千萬級豪車。電瓶車也不賴,百萬級豪車。金剛罩也不虛,一環也得好幾萬。

      當大家在炫耀自己的裝備價值不菲時,作為安全員的周武卻嚴肅地說到:我們的生命最值錢

      2015年畢業的周武趕上了好機會,被項目部派去鐵建重工進行盾構機監造。在那里,他正式與鉆地龍結識。從盾構主司機到副隊長,從實操到管理,周武對盾構機各個功能系統的所有運行參數都了如指掌,一旦參數發生變化便可快速分析是何原因、該如何進行調整。作為一名資深老司機,周武還曾擔任過盾構技能大賽的評委。

      2018年底,周武因工作需求,跨界到了安全管理崗位,在南京地鐵5號線七小盾構區間擔任專職安全員。

      原以為盾構施工安全管理應該相對簡單,因為整個作業面不像土建施工那么廣,且施工工序較為固定,所涉及的人員管理也不那么復雜。但是,安全二字從來不存在簡單一說,隧道施工空間狹小、空氣悶熱、濕度又高,且工作專業性強,這于安全管理者而言,已是極大的挑戰。

      身邊的人都說周武現在更嚴肅了。他會在其他盾構司機值班期間蹲守在主控室,密切關注盾構掘進施工情況,毫不留情地指出其操作不規范的地方。他會在隧洞內軌行區蹲點,檢查軌行區作業安全監護情況、電瓶車停車阻軌器和防撞梁落實情況。他會在烈日下一遍一遍檢查地面情況,吊裝作業、物資存放、臨時用電等。他甚至會和好兄弟們義正言辭地講述一個個安全規范,從安全帽帶到防暑和急救藥品配備等,每一個細枝末節都成為了他吹毛求疵之處。

      起初,周武也不太愿意接受跨界這一現實,也不太理解好好的盾構司機、副隊長怎么就成了安全員

      上崗頭一周,在現場巡查時,周武發現在進行吊裝作業時,有塊路板與其他吊裝物件之間只用了根鐵絲進行固定,當時,他心里就犯嘀咕,這一根鐵絲應該綁不牢吧。于是,立即通知司索工,要求進行二次加固或卸下路板單獨吊運。該司索工卻信誓旦旦地回復沒問題后便通知信號進行起吊。周武正在猶豫是否需要強制要求停下起吊作業時,突然傳來的一聲,讓他驚住了。果然,路板掙脫了鐵絲掉了下去。周武立馬跑到盾構井底查看,所幸沒有任何人員受傷,也沒有財產損失。但從那一刻起,周武才意識到頭上那頂專屬于安全員的安全帽和身上印有安全監督的那件反光背心究竟意味著什么。

      安全員的新身份讓我感覺責任和壓力更大了,周武坦言道。洞子里實在熱,有時候,工人停下休息就會取下安全帽。以前總覺得很正常,能理解,沒啥關系。眼里更多的是一些技術故障。現在當了安全員,才覺得后怕,原來自己周圍存在那么多安全隱患。

      以前有個人沒戴安全帽上工地,從此,他的飯都有人喂……”,在很多人眼里可能是個一笑而過的段子,但對于現在的周武而言,每一個類似于不戴安全帽的行為,都能讓他聯想到無數種可能遭遇到的最壞情景。

      注意安全!是周武成為安全員后說得最多的一句話。簡單的四個字,背后包含了太多太多,是警告,是關愛,更是一種對生命的敬仰。

      周武,先別生氣了,趕緊一起去調度室開會。范俊濤喊道。正因為現場氧氣、乙炔瓶距離動火作業區只有9米而生氣的周武,重重地在每日隱患排查記錄本上記上了一筆。

      愛操心的范俊濤將自己全部身心投入到每一個十二小時中,像對待知心朋友一樣愛護著他所駕駛的電瓶車。跨界的周武將自己的專業技術優勢融入安全管理,及時發現各類安全隱患,把盾構施工安全防護網扎得更密更緊。

      南京地鐵5號線七小區間盾構正處于下穿秦淮河的高風險階段,一位位像范俊濤和周武一樣將看似簡單的事情做到極致的建設者們正在奮力拼搏,提前策劃,全程把控,實時監督,每日復盤……

      非知之難,行之惟難。用心去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沒那么簡單。

      中國水電八局,用心建造每一寸地鐵。

       

       

      【打印】【關閉】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午夜电影100在线看